站我庙,推你药。
但还是三零一粉。
斌厨,天厨,楼厨。
喜好成谜。


psychosis-周叶-01

叶修认识的人最近热衷于讨论的是一个叫周泽楷的小男孩,他的真实身份问题。

魏琛叼着根烟,用一如既往的猥琐神情说,肯定是这家伙的私生子。

张佳乐表示不屑,说老魏你一定是老糊涂了,叶修今年才多大,那小子多大,这么算叶修几岁就生了个儿子?

坚决拥护邻居家小孩的孙哲平和对表弟深信不疑的王杰希表示同意。两个人一起反对了老魏,转身又掐在了一起。


其实要是叶修说一声也不至于闹成这样。说到底就是个小男孩,从外表上还处于青春期,随便敷衍一声没人会在意的。

可是叶修他就是这么认真。每次带着周泽楷出现在众人面前,面对“这是谁啊”的问题时,他的回答总是坚定得不行。

他说,是个蘑菇。


听到这个答案张佳乐当时就笑喷了,捶着桌子说是个蘑菇?香菇吗?

叶修不置可否地沉默。然后在张佳乐“你不回答我就咬死你”的眼神下,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虽然这样几乎气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强迫症的张佳乐,但这是真的有原因的。

周泽楷最开始来的时候,真的是个蘑菇。

还是个香菇。


张益玮给叶修打来电话时叶修正惆怅地看着窗外的雨,和苏沐橙一起吃西瓜,为了多吃一点欺负小姑娘还特别不要脸地含着一嘴的西瓜子不吐,接起电话来都有一股惆怅的西瓜子气息。

”喂?“叶修吐了西瓜子。

苏沐橙趁着他接电话,抱起西瓜走了。只留叶修一人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拿着没吃完的半块西瓜,看着她瘦小而美丽的背影逐渐远去。


张益玮给叶修打电话来是给他找了个病人,一个14岁的小男孩,有点文化来说叫少年。张益玮反复强调,虽然现在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病,但肯定不是自闭症,真的不是自闭症,他只是不善言辞。

叶修根本不在意这位少年是自闭症还是不善言辞,他只在意西瓜。于是随便几句打发了张益玮,惆怅地看着窗外的雨啃剩下的半块西瓜,这次吐了子。


张益玮没过多久就送了周泽楷来,那时候雨还没停,小男孩撑着把伞斯斯文文地站在叶修家门口。一般来说十几岁的男生长得都很抱歉,但是周泽楷居然在这时就已经帅得不可开交,叶修有点佩服,上去掐了掐周泽楷的脸,被张益玮一把拍掉了爪子。

“小脸挺帅啊。”叶修别过头去悄悄跟张益玮说,“挺多小姑娘喜欢吧?”

“人有病呢,严肃点行吗。”

周泽楷进了叶修家以后什么都没说,撑着他的黑伞径直走到了墙角,然后就蹲在那了。

叶修挠了挠头,不太清楚该怎么办。也难怪张益玮把他送过来,现在是不太像小帅哥了,有点点像有病的小帅哥。怎么着也得先说上话吧,叶修想了想冰箱里剩下的一个西瓜,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宰了它吃,然后准备用这个搭话。据说现在不光小女孩馋了,小男孩也馋,看看是不是真的。

“小周啊,吃西瓜吗?”叶修问了一声。

周泽楷没理他。

过了一会叶修四分之一个西瓜吃完了,周泽楷还是撑着伞蹲墙角,不理他。

叶修把剩下的西瓜放冰箱里,想了想,说:“小周你知道吗,屋里打伞长不高的。”

小时候叶修特别信这句话,平时在家里胡作非为肆意妄为为所欲为时只要弟弟撑个伞,立刻就能被吓跑。

周泽楷显然和叶修不是一类人。看起来有点点病的小帅哥还是撑着伞蹲墙角,不理他。

叶修想了想,觉得现在教育水平比较高,没准人家小帅哥早就知道这都是封建迷信,信不得的。于是也去拿了把黑伞打开,走到墙角,蹲在了周泽楷旁边。


叶修蹲了五分钟,周泽楷不理他。

叶修蹲了十分钟,周泽楷忽然颤了一下。

叶修蹲了十五分钟,周泽楷偷偷看了他一眼。

叶修想,哎呀看我了,这法行啊。

然后叶修继续打着伞蹲着,有点点高兴。

叶修蹲了三十分钟,周泽楷红着张小帅脸,颤颤悠悠地开口了:

“你……也是……香菇?”

叶修崩溃了。费了半天劲,原来是个蛇精病。

哦,好像本来周泽楷被送过来就是因为有病。


后来叶修耗费了三十分钟找出了初中的生物学课本,又耗费了三十分钟跟周泽楷讲明白他是个人,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变成蘑菇的——至少叶修认为他讲得很明白。

这煎熬的一个小时过去以后,叶修合上书,尽量和蔼可亲地模仿着幼儿园老师的笑容问周泽楷:“小周听懂了吗?”

周泽楷撑着黑伞点点头。

”那小周还是香菇吗?“

周泽楷扔掉黑伞摇摇头。

临时生物教师叶老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然后周泽楷忽然起身,向门口走去,然后拿起门口放着的一把白伞,撑着它又回来了。

”我是口蘑。“周泽楷看着叶修,小帅脸上还有一点点害羞的红晕,这样认真地说。

叶修崩溃了。

年少成名的著名精神病医生叶修,感觉自己也需要治疗。


然后叶修又孜孜不倦地讲了一个小时。这次他认为,他讲的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,加上之前那一个小时,傻子都听得懂了。

然后他问周泽楷:”小周,这次你听懂了吗?“

周泽楷点点头,虽然他觉得上次也听懂了。

”那你是蘑菇吗?“

周泽楷摇摇头。

叶修又一次欣慰地笑了。

然后周泽楷走到门口,拿起一把蓝色的伞,开门站在了楼道里。

叶修感觉自己需要打120,但他还是坚持着走到了楼道里,问:”小周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“

周泽楷说:”我是蓝色的蘑菇垃圾桶。“

叶修:“……”


这件事的结局是叶修冒着雨跑出了门,几乎在出门的那一瞬间就被劈头盖脸砸下来的倾盆大雨淋得湿透,但他还是向前继续跑,仿佛在追逐什么重要的人,只留给周泽楷一个落寞的背影。

五分钟以后他拎着刚刚路过的邻居家小帅哥来了。小帅哥一头闪亮亮的金色长发遮了半边脸,手里拎着一个卖菜大妈必备的红色塑料兜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。他笑着看周泽楷,左看看右看看绕到后面又看看,然后从塑料兜里掏出一块板砖,啪地拍在了周泽楷脑后。

然后还很助人为乐地帮叶修把周泽楷抬进了屋。

“真是谢谢你了啊包子。”叶修趁着苏沐橙给他擦头发,迅速地抢了一块西瓜过来。

“没事没事,助人为乐!”包荣兴转身离去,挥一挥板砖,不带走一个周泽楷。走了没多远又飘回来,猥琐地探出半边脸问叶修:”诶这人怎么这么好玩啊?在屋里打伞跟个蘑菇似的,什么星座的啊?“

叶修:”……“


TBC.

有病的真的不是我啊。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68 )
  1. 漂流蓝溪阁驻第十区办事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水深蓝溪阁驻第十区办事处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六柳琉蓝溪阁驻第十区办事处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蓝溪阁驻第十区办事处 | Powered by LOFTER